别人的生活你只能永远看到表象,幸福无法从模仿中的来,也不要去过别人为你设计的生活,那就是违背本心。

贾亦真

© 贾亦真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川西最美转经路:7天,独自走过阿坝15座寺

万小葱葱葱:


▲  阿坝县格尔登寺




写在前面:



  • 这条路线是我独自走过整个阿坝州中的一部分,适合背包非自驾一族(自驾的话时间可以缩短很多,交通其实也更方便,多几个人拼车也比较省钱。)


  • 只囊括四川壤塘县和阿坝县境内的寺庙,大多数都非常小众,尤其是壤塘境内深藏的觉囊派藏传佛教寺,鲜有人踏足,然而宗教文化价值都很高,自然和人文风光都不错,宗教文化热爱者不容错过。


  • 这些区域,如果未涉足,即使是四川人,也会问:穷乡僻壤,女生独自旅行真的安全吗?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,但也不可掉以轻心。


  • 时间更充裕一些的话,可以和甘孜州的色达、年龙寺、智钦寺等连起来,顺路去青海久治的年宝玉则。





(详细路线图,实线是我这次走的部分,虚线表示可以和周边哪些地区串联。)




对我来说,四川阿坝州长久以来仅仅意味着九寨沟黄龙的水,要不然就是若尔盖红原的茫茫草原,它的藏传佛教寺的光芒,早被附近色达五明佛学院的光辉摘去。




没有拥挤的游人,没有僧侣躲之不及的镜头,没有乞讨者,每一个喇嘛觉姆被问及能否拍照时都欣然同意。寺院和周边村落融为一体,看不到明显界限,从清晨到日落,前来转经的村民络绎不绝。




我并没有觉得不安全。壤塘作为阿坝州最后一个对外开放的县,始终充满了神秘性,里面很多乡直到2014年才通电,我到理县之后,都还有当地上班的汉人不知壤塘为何;而阿坝县虽以阿坝州为名,县城规模还算庞大,但不时发生的“事件”让这里不时断网和与世隔绝,它不过是大多数游客往来年宝玉则和红原草原的一个过路站。




可以说,这两个地方都是以往游客所忽略的地方,但它们给我留下了格外深刻的印象,不仅是因为我在这里被偷了电脑,更是好几个夕阳下转经筒吱呀吱呀的声音宁静了傍晚。




这七天,走过的15座寺院是:



  • 观音庙


  • 觉囊文化中心(确尔基寺、藏洼寺、泽布基寺)


  • 曾克寺


  • 鱼托寺(西穷寺)


  • 格尔登寺


  • 赛格寺


  • 朗依寺(夺登寺)


  • 查理寺


  • 四洼尼姑寺


  • 各莫寺


  • 安斗上、下寺





观音庙






初听名字,你可能以为,这里不过是供奉观音的寺庙罢了。但从沿途总是能看到走路前来朝拜的藏民,你大概可以猜到这座寺庙的重要性。




藏地非常有名的措斯甲观音庙中四臂观音,就在这里。对藏民来说,如果人生中不能去一次拉萨,就一定要来这里朝拜一次。




在观音庙,我碰见了从若尔盖走路来这里6位藏民,他们还要一路走到拉萨去;


从甘肃合作过来朝拜的阿卡;


从郎木寺带着朋友来朝拜的阿卡;


马尔康的藏族青旅老板告诉我,他的家人每年都会走来祈福,他也跟着走了一次,从天还没亮走到天已经黑了;


从马尔康来的路上,从壤塘去的路上,从色达方向过来的路上,随时都能看到成群步行朝拜的人,甚至有人一路磕长头过来……




观音庙位于观音桥镇后的半山腰,可以在镇里拼面包车上下山(上山10元/人,下山5元/人)。站在寺庙里,整个观音桥镇囊括眼底,成千上万块刻有六字箴言的石块堆砌在寺庙周边,格外壮观。




山下有一片撒龙达的地方,五色经幡已经成了一片海洋。






曾克寺


曾克寺是一座建在路边+半山腰的寺院,一般的景点介绍中,你看不到它。




初见它,五座25米高的九层米拉塔,绝对值得惊叹。




更值得惊叹的是,你可以在米拉塔最顶层的宽20厘米左右的石块上转经——没有任何安全措施,除了靠墙拉的一条绳子。




依山而建的僧侣宿舍,颇有些色达佛学院的风味,只不过规模小了很多。




前来转经祈福的本地人,在周边1108座高低大小形状各异的彩塔边歇息。





▲ 切洛




在曾克寺遇见了62岁的切洛。




她的脸完全看不出已经62岁了,只在眼尾和额头附近看到些皱纹,颧骨处晒出的高原红让她的气色格外好,笑起来嘴巴一歪,很天真的样子。




切洛热情地带我来到自己住的地方,就在寺庙后的一座简单的木房里。这座不大的房间里堆满了她孩子孙子的衣服,墙上也是挂满了各种活佛寺院的照片和图片。她煮了碗茶给我喝,拿出糌粑来揉搓着,笑着说在电视上看到我们汉人不会搓糌粑。




切洛已经出家15年,转经的时候,她回头来问我:“你结婚了没有?”




我说还没。她转身过去接着用手推动着经筒,“没有就好,结了婚好日子就到头咯~”




我笑着问她为啥子,她喃喃道,“遇到好男的还好一些,遇到不好的,就这样咯。”丈夫病故后她就出家,和村里的其他年老的人一样。而现在村里很多小孩也从小被送到寺庙里去,切洛的理由很简单:如今寺庙待遇好,香火钱能分到,上面有发钱也能拿到,比外出打工强。




在房间里,切洛打开了电视机,津津有味地看起了汉语电视剧来。电视里正在演着母亲骂女儿年纪这么大了还嫁不出去的故事,我在一旁咯咯笑,心想这可真应景。




切洛从未出过远门,所有对外界的信息都来源于电视。她说,“我们这儿生活简单,你们那儿复杂。”




“是啊,简单的好。”




“但你来肯定过不惯。时间短还好,时间长了……”她憋嘴摇摇头,顺便塞了口糌粑。




我问,“那你喜欢这种生活吗?”




“喜欢呀,习惯了就喜欢。”




壤塘觉囊文化中心


号称“中国第一·世界唯一”的觉囊文化中心,由确尔基寺、藏洼寺和泽布基寺三座寺庙组成。这里正在修建一座号称中国最大的坛城,耗资好几个亿。











觉囊派曾遭到格鲁派的排挤,所以在西藏几乎绝迹,只在偏远的地方存留了下来,而中壤塘的三大寺就是目前觉囊文化的中心所在了。(阿坝县的赛格寺也是觉囊派)




三座寺都历史悠久,确尔基寺始建于1378年,藏洼寺始建于1657年,泽布基寺则始建于1456年。中心被列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寺院中也随处可以见到元明清时期的壁画,很多老建筑颇具历史气息。




这三座寺庙几乎占了中壤塘乡的大部分地方,村民和僧侣几乎不分彼此,能看到他们骑着摩托车穿梭在寺庙中间,也能在村里看到来买烧烤的小和尚,仿佛与世隔绝一般。




乡里的两家小旅店坐落在尘土飞扬的大路边上,好像龙门客栈一样,淳朴的藏族人经营着。此前很多人告诉我乡下不那么安全的事情,在这个山坳坳里的村庄里,丝毫感受不到。




格尔登寺









在格尔登寺没有登成白塔,守门的喇嘛不在,倒是看了很久白塔边夕阳下转经的人们。


有佝偻着背的老人,


有大步疾走的年轻人,


有抱着小孩的妇女,


有成群结队的一家人。


大家都一边默念着经文,一边顺时针走着,拨动着手上的珠子。


累了往旁边的凳子上坐着休息会儿,再接着走。


格尔登寺的转经路不短,转完一圈最少要两个小时。














阿坝县周边的寺庙






阿坝县南边山坡上有一个观景台,整个阿坝县在这里一览无遗,绝大多数寺庙,你也可以在这里找到。密密麻麻的房子在这里看来就像是一个个小模型。






朗依寺,这或许是中国最大的苯教寺庙了,与格鲁派不同,这里需要逆时针转经。





朗依寺的天葬台。





从朗依寺俯瞰附近的藏寨,对面山头上就是夺登寺。





各莫寺。这座宏伟的弥勒佛殿还在修葺,堪比赛格寺的弥勒佛殿啊。





四洼尼姑寺,略显冷清。





安斗下寺,相传六百多年前,宗喀巴大师的学生阿旺楚巴在康巴地区修建的第一座寺庙。(马尔康的大藏寺是最后一座)





查理寺。





▲ 附近神座村的村民






▲ 冬日阿坝县的草原,绿色被广阔的枯黄色取代,依旧牛羊成群,别有一番风味




在壤塘或阿坝,如果不是自驾或者包车,县城只会是你的中转站,你一定会有好几个晚上在乡里不知名的旅馆或者老乡家里度过。一些寺院近的在县城旁边,远的离县城一二十甚至四五十公里,还没有公共交通前往,如果不包车,你需要拦过往车辆。




可能正因为如此,无数个好心人提醒我注意安全,包括从甘孜回阿坝路过壤塘的喇嘛司机、观音桥萍水相逢的收废铁老板,从中壤塘乡回壤塘县城的面包车司机、壤塘县的卫生饭店大姐、阿坝县的住宿老板等等,但最终,我的电脑还是在阿坝县的住处被偷了。折腾了一个晚上,二十多天的阿坝行,前半部分的照片都放在了电脑上,部分文稿也还未来得及备份,都跟着一起消失了。




这算是近些年出门比较大的一次财务损失了,也感谢上帝,人没啥事儿。




还记得在曾克寺那天,62岁的切洛正在转经,见我从旁走过,笑盈盈地问我冷不冷。我抽了下鼻涕,说还好,谁知她随即抓起我的手搓了一下,关切着:“怎么没戴手套呀,快去县城买手套。”她的体温透过破旧的毛线手套传到我的手上,那一刻温暖极了。





▲  切洛的吃糌粑的手。




图、文|小葱




-The End-



评论
热度(287)
  1. jiaoziki旅行精选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十一郎万小葱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拾年万小葱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「拾年」万小葱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苻萝第万小葱 转载了此文字